【喻黄|ABO】陷落番外一 浮生

番外一奉上,番外二就让它留在本子里吧~LTF搞河蟹运动太麻烦了……

放一下本子加印地址:点我点我

--------------------------------------

浮生


在首都核心圈偏西南角,有一块街区叫“安府”。

安府右端和市政厅临街相对,横跨四条路口,一直延伸到旧城护城河边,靠河一侧的建筑灰墙下种了整排垂柳,春夏时节新绿浮水,是城里著名摄影景点。

之所以叫安府,是因为这里驻扎了许多政府暴力机关的办公场所,包括最外侧的市警察局、安全局和区域法院。整个街区也显得比外面更安静一点,除了偶尔有车出入,几乎不太见得到人影。

进入温带季风气候的冬日,城市空气里散落着被稀薄...

【喻黄|ABO】陷落 45(end)

谢谢大家这么长久的追连载……完结真的有一种不真实感。
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但目前人出门在外,就不多说了。
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基年大吉ba!
还有番外,过几天会放上来。
本子也会有的,请大家放心。

总之还是要说一声谢谢\(≧▽≦)/辛苦啦大家!

45
“这人还是那么喜欢搞突然袭击。”黄少天这样嘀嘀咕咕着,嘴角眉梢却像刻上了欢喜二字,压了两下没压住,干脆任其自由生长。
喻文州相比起住院百无聊赖的他看上去要好很多,大概是下了班直接过来的,还穿着西装,人模人样。但隔着玻璃窗属于喻文州特有的温和、没有明显侵略性、却存在感和压迫感都十足的Alpha气息还是和他身后的阳光一起穿透玻璃,沁人心脾地渗入黄少天的身体。
唉,真不知...

【喻黄|ABO】陷落 44

前文提要: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

44

黄少天睁开眼睛,又是白色的天花板。

大约有那么零点几秒的时间,他以为自己又回到落日的医务室,后来的事都是自己在禁闭室里被关出来的错觉。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落日的医务室没有这么舒服宽敞的病床,干净又带有阳光暖意的房间,和正规医院的气味——这里是第十局专属医疗所。

叶修在他床脚哗啦啦抖着报纸,抬头一瞥对上黄少天黑溜溜的眼睛,愣了半秒:“哟呵,醒啦?”

“我怎么被你们塞这儿了?”黄少天抬手揉了揉脖子,“我没……”

话都没说完,就被叶修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按铃打断了:“没事就好,...

【喻黄|ABO】陷落 42

前文提要:我不驴人,的确上了车。

打一个加速卡,努力不卡车~

=============================

42

大风席卷了沙漠的后半夜。

那不是城市普通意义上的大风,而是裹带着砂粒、快如刀尖一般的、具有杀伤力的风沙。轰隆隆地从远处碾过来。

出勤狱警们戴上了护目镜和口罩,互相整理着领口和袖口,以免风沙吹进身体。楚云秀随意地把护罩从脖子拉到鼻梁。李轩帮吴羽策收紧了领口,从车后座扯了一个头罩式呼吸过滤器,丢了过去。

逆风的强度比预料得更大些,楚云秀后退一步指尖才堪堪勾住挂绳。郑轩全副武装地从另一边走过来,打了个手势,在风中喊:“现在怎么办?”

风沙吹不灭依然熊熊燃烧...

【喻黄|ABO】陷落 41

大家新年快乐~

没把陷落留在2016,有些遗憾【

不过没关系,眼瞅着胜利在望了……!

前文提要:一个负责任的预告——下章摆脱耍流氓。

=======================================

41

“这看上去都已经脱离人类的范畴了吧。”黄少天托着下巴蹲在门后——那个东西,或者说是陈警官,比他原本涨了有两倍大,肌肉组织从皮下裸露出来,遍体通红。上面还挂着一条条湿漉漉的——喻文州观察了一下认为是脂肪和表皮,把黄少天恶心了个够呛。

它开始出现还有点人类特征,手里拿着枪,追着喻文州和黄少天。可不一会儿就好像被什么细菌入侵了一般,自己把枪折断丢开,抱着头大声嚎叫,甚至...

【喻黄|ABO】陷落 40

前文提要:作者本来打算写到这章完结的,失策了。


===========================================

40

陈警官倒退几步,跌坐在地面。

备电室空间比主电厂要小得多,因为平时很少用到,所以操控机上布满灰尘。他身后是一排冷冻储存架,透明玻璃门后的冷光照亮着无数颜色诡异的瓶瓶罐罐。

操控台上方的五六块液晶屏已经全部黑掉了——当然,即便没有监控视频,从窗口外也能看到主控电机房化成的巨大火球,伴随着二次爆发的巨大轰鸣,震动着地面。

他从来没有一天想象过自己所有的“成果”会以这样的形式粉碎在他面前,它犹如一个噩梦般的幻觉,紧紧扼住他的身体,难以反应。...

【喻黄|ABO】陷落 39

前文提要:啧,比想象中又写的长了……!

====================================

39

监控器闪烁的冷光落在赵警官身上,他手里捧着茶杯,坐在这面不断闪动的荧光之壁下,浅蓝色的光在他身后投下长影。

郑轩敲了两下门,赵警官没回头他先推门而入:“师父。”

赵警官把茶杯放回到桌面上:“巡视完了?这才几点,不会偷懒了吧。”

“我哪敢。”郑轩苦笑,提着水壶给他续了一杯水,“我那层人少,所以反而没太浪费时间。”

赵警官听到这句话,放在桌面的指尖抽动了两下,面色毫无波澜:“你知道了。”

“……”郑轩放下壶,把水杯推到他面前,“师父,我不是傻子。”

赵警官掐掐鼻...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