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单行道 05

虽然晚了一周【??我还是努力赶上节奏了!不是虐!!!【???

========================

5

充实的时间过得像飞一样快,好像昨天秋叶才染了灿烂的金色,没两天就全掉光了。

喻文州这个学期简直转得像个陀螺,除了本身课业繁重之外,班上的工作、系里的工作、学生会的工作……以及时不时要陪的黄少天,把他的24小时挤压的滴水不漏。

这才是上大学的第二年呢,想想未来还有近五年这样的日子,且很可能会越来越忙,饶是他都忍不住想叹气。

蓝大有一条著名的银杏大道,一到秋天有很多学生和情侣去那里拍照。黄少天好像也去了,在好友圈发了一条躺在银杏叶堆里的自拍,下面写着:希望校工阿姨看到这条不要来追杀我。

他居然还有校工阿姨的微信——喻文州看到这条忍不住笑起来,虽然听上去不可思议,但又很像黄少天做的出来的事。

他给那条自拍点了个心,图按照惯例存进手机。

第四节大课惯常拖完,喻文州抱着一摞厚书从医学院大楼走出来,一眼就看到黄少天蹲在门口的花园石沿上。

医学院老校舍门口有颗上年纪的红枫,比喻文州和黄少天加起来的年纪还大一倍多。前阵子校舍装修,特地加固了护栏和支架。现在黄少天正蹲在它下面,头顶着一片不知道是掉的还是捡的树叶,左顾右盼地张望。

几乎是同时他也看见了喻文州,眼睛呼啦地亮起来,三步并做两步跳到他身边,扯了衣袖就走:“快快快,唉我说你们医学院这拖堂的风气能不能好了,再晚十分钟就赶不上比赛了!”

一周前黄少天就跟他提过今天有比赛的事儿,喻文州没确切答应去看——毕竟以他目前的日程表来看的确很艰难,比起空口的承诺他更不想黄少天失望。但黄少天出乎意料地锲而不舍,昨天打完球又问了他一次。

喻文州想了想,说明天是有两件事要处理,不过他可以今天和明天上午提前做好。不可控的是课程方面——他们又是一整天的连堂大课,很可能拖堂。

足够了,黄少天说,时间地点回头我发你微信。

让他没想到的是黄少天居然亲自跑来接人了——一般赛前都要热身的,喻文州看了看表:“你来得及吗?”

“来得及来得及,我先提前准备好了。”黄少天说,“而且一路跑过去也够热身的。”

“可是我还没准备好。”喻文州说。

“你准备什么啊?黄少天好帅横幅不是你负责拉吧。”黄少天头也不回,“没让你上场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了,跑起来。”

“谢谢你的体贴。”喻文州笑着,“不过我真的必须先去洗个手。”

“为什么啊?”黄少天回头看他。

“因为……”喻文州抽出手里的课本晃晃,“我们刚上完解剖实践课。”

“????!!!!!”

结果晚是晚了点,好歹赶上了开球。

这次郑轩特地在第一排给喻文州留了位置,看见他过来赶紧招呼,黄少天已经在场上跑动起来了,不到一分钟进了第一颗球,全场欢呼。

这次的对手是某职校,实力很强,比分一直咬得死紧,蓝大球队除了主场优势,实在很难占到什么便宜。

幸好还有个黄少天寸步不让——以喻文州的角度看黄少天的状态和他看的上一场没有什么区别,一定要说的话,只有进了好球的时候,会朝他的方向扬眉吐气地抛个灿烂的笑。虽然抵不过后面一大群“误伤”的女生尖叫,喻文州还是很难保证自己能不同流合污地心跳加速。

敌队很快针对他进行了战术调整,暂停之后防守陡然加重,场面分数第一次反超,直到第二节结束前蓝大都未能反超。

中场黄少天从场上走到休息区没有说一句话,直到喻文州把水递给他的时候才开口问:“你怎么看?”

“嗯……”喻文州说,“是我的话,多制造得分点。”

简单一句话,黄少天挑起眉看他:“放球权?”

“放。”喻文州说,“撑不了多久的。”

“好。”他把外套和水瓶一起抛进喻文州怀里,“输了你请我吃饭。”

这句话当然属于白说——下半场蓝大调整了策略,黄少天不再争取得分,而是开始传球,进球分散之后,对方的防守目的也开始被动摇。

黄少天这阵的确是没白跟喻文州打球,几个助攻颇有他的风格,喻文州在场边都看笑了。第四节比分反超,虽然赢得不易,终于还是拿下了比赛。

观众们激动地抱成一团,后排的姑娘嗓子都快喊哑了。喻文州微笑着看黄少天和队友互相击掌,接着朝他的方向走过来。他站起身——身后突然有个影子冲出来,等喻文州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拦到黄少天面前。

那个姑娘喻文州认识,理工学院的新生,和他同在学生会帮忙。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喻文州甚至不用去刻意猜测也能想到她对黄少天说了什么。

脑海中突然浮现起前几天黄少天在银杏大道上的自拍。喻文州叹了口气,感觉自己无法呆在这里等下去了。

他就想处于一个虚浮充实的幻梦之中,和黄少天无关——也和这个女孩无关,那层脆弱的玻璃隔壁,不是今天,也会在某一天,被另一个人敲碎,露出真实放在他面前。

人是贪婪的生物,得陇望蜀。喻文州教养再好也难逃七情六欲。

他没有等黄少天和她说完,把东西交给郑轩,借口学生会还有事先离开了。

 

那天后来黄少天给喻文州打了几个电话他都没有接,直到晚上忙完才回了一条短信说事出突然他难以推辞,下次再补偿,但黄少天没有回复。

也是,正常人被突然放鸽子,怎么也要气上一阵。喻文州没有勉强,何况接下来几天也是真的忙,便暂且把这件事放到身后了。

从与黄少天熟悉到现在近三个月,听上去并不长,但回头看去年那段见面都难的遥远时光,也居然生出沧海桑田的错觉。

和黄少天交好太容易了——这样的人用网兜在宿舍楼里一扫就是一片。或许比起“别人”,喻文州至于黄少天还要更“特别”一些,这份“特别”也把他困在一个进退维艰的谷地。

周四中午王杰希又给喻文州发了一条短信,让他去学生会处理一下之前商讨的新年晚会细节,喻文州上午的课结束后就直接过去了。

这个时段大多数人都在食堂,王杰希和叶修都不在活动室,喻文州打开文件整理了一会儿,有人推门走进来。

好巧不巧,正好是那天冲到球场上和黄少天告白的女生。

小姑娘看到只有喻文州一个人也有点吃惊,不过还是礼貌地打了招呼,告诉他是王杰希叫她过来处理点事的。

王杰希是她的直属师哥,叫人过来不奇怪,只是喻文州现在并不想面对她。把人招呼坐下之后他便开始思考换到什么地方继续。

没想到哪个姑娘突然开口跟他聊起来:“喻师兄……是不是跟黄少挺熟的?”

“嗯?”喻文州诧异地抬头,小姑娘笑得一脸苦涩,“之前有看到你们一起吃饭。”

“是。”他说,“怎么了?”

“没有……就是觉得,做他的朋友还是挺幸福的。”小姑娘面容苦涩地趴在桌子上,“他人又主动又开朗,好像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做到不喜欢。”

“……”

“可是为什么呢……当你试图跨过某条线走过去的时候,那份喜欢就变成了一座高耸的墙,变成痛苦的深渊。”

喻文州没有回答她。

那是他也无解的一个答案。

tbc

评论(35)
热度(128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