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单行道 8

8

喻文州从浴室里走出来就看见黄少天在摆弄他房间里的人体模型。

那是个女性样本,质地柔软,虽然仅半身,但该有的地方都有,只不过表面画满了各种标注,以至于完全没有可以旖旎的空间。

黄少天头发没干,坐在喻文州床脚搭好的地铺上:“你还有这个呢?”

“我爸朋友医院淘汰的备用品。”喻文州说,“拿来练练手。”

他递给黄少天一条毛巾:“把头擦干,小心感冒。”

黄少天歪歪脖子用头接过:“练手,练什么?”

“触诊。”喻文州说,想想又补充了一句,“在医生做体征检查时候的一种方法。”

“比如?”黄少天来了兴致。

“比如……”喻文州竖起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黄少天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随着指尖绕了一圈,然后看见喻文州对他笑笑:“不错,很健康,反应灵敏。”

“靠你玩我!”黄少天跳起来作势要打他,几乎同时房门被敲了两下,喻文州母亲从门外探了个头。

“文州少天,吃水果啦。”

“唉阿姨您太客气了!”黄少天三两步蹦过去开门,“哇我最爱吃橘子了,您怎么知道的?不会是文州告诉你的吧!”

“他哪里会注意这种小细节。”喻妈揉揉黄少天头顶的毛巾,“赶快擦干别着凉了,冷的话让文州开空调,唉我早说应该让客人睡床他打地铺的,要不是床太窄你们睡一起就好了。”

“您看您,哪儿的话。”黄少天往嘴里塞了个橘子,“要不是文州和阿姨收留我我就要流落街头了,打地铺没什么不好,我睡相糟晚上给他一拳您多心疼儿子啊……”

喻妈被他逗得直笑:“好啦好啦,你们两个玩,觉得冷让文州开暖风给你。”

黄少天得意地朝喻文州一挑眉:“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亲妈会喜欢黄少天简直太正常不过——喻文州看着他鼓囊囊的腮帮,黄少天天生一张俊脸,嘴又甜会说话,几乎是一进门就把二老俘获了。

“吃完记得刷牙,早点睡吧。”喻文州把人体模型收起来,“明天还要爬山。”

“哦,好。”黄少天点点头,迅速把剩下几瓣水果塞进嘴里,冲进洗手间吹头发刷牙,然后缩着手脚钻进被窝。

 

喻家还住在老房子里,这几年市里改建,不少街坊邻里都搬了。父母也在城中置换了间新屋,只是目前还在装修,还不至于像郑轩家那样兵荒马乱。

他这间房从中学一直住到现在,个子抽长后就有些逼仄了,一张单人床一个书柜一张桌,此外再放不下别的。黄少天的地铺铺开能顶到门口,上个厕所都艰难。

现在来看,反倒庆幸他来得是时候。

黄少天行程排得很满,前两天是市内名胜古迹双日游,第三天就催促喻文州收拾东西去郊外野营。目的地是车程7小时的山林景区,郑轩求饶未果,也苦哈哈地背着包跟去了。

节后出去玩的人逐渐增多,但进山的人还是少。高速大巴塞满各方往来的工人和游客,大包小包堵住了过道。黄少天一双长腿委屈巴巴地窝在座位里,喻文州坐在他旁边,隔着一个过道的郑轩上车戴上耳机就开始补眠。黄少天把椅子中间的扶手搬起来,让喻文州靠里些,小心不要被过道里堆积的东西压住。

他来玩的这几天接连放晴,像把太阳装进背包带过来,鎏金在摇摇晃晃的大巴车厢一茬茬地淌过发梢。黄少天半眯着眼,脑袋随着颠簸前后左右地晃,不时轻轻敲在车窗上。喻文州看不下去又不愿叫醒,半晌起身把书包从顶架取下来轻轻哄他:“垫着点睡吧。”

黄少天揉揉眼睛,打个哈欠接过,屈起膝盖把书包放在腿上,下巴放在包上缩成一团。熟悉的姿势一瞬间将喻文州带回教室,他定了定神,收回目光。

和黄少天的关联这样的形式日见以紧密其实并非喻文州所愿,他们更如同这辆去往远方的大巴车,在吵杂的角落里偶尔擦过,去往未知之地。

爬了两天山,又游一日湖,风景的确是美得名不虚传,但体力槽也随之消耗殆尽。第四天回到家三个人都累得半死。勉强凑合地在车站附近的小面馆吃了顿晚餐。郑轩边吃边点头,付钱之后连滚带爬地回家补觉去了,喻文州强撑着精神带黄少天回家收拾好东西还冲了个澡,收拾完毕后黄少天坐在床边,仰头靠着床沿睡着了。

“少天?”喻文州轻推他的肩膀,“困了的话先到我床上躺会儿。”

黄少天揉揉眼睛,迷迷糊糊手脚并用爬上去,半张脸扎进床被间,侧头看喻文州铺地铺。

他忽然开口:“我衣服没换澡也没洗。”

“嗯?”

“你们医生不都有洁癖的吗?”

“那也要分人看场合。”喻文州笑笑,“你要是醒了可以去更衣洗漱,满足一下我对于洁癖的需求。”

“……哦。”黄少天哼了一声,人没动,过了一会儿又说,“我还以为,你开始不想我住你家是这个原因。”

喻文州整理被褥的手突然停下来:“郑轩跟你说了?”

“我问他的。”黄少天翻过身,就着仰躺的姿势看着喻文州,“……所以,不是这个理由的话,那是什么呢?”

喻文州也看着他——黄少天已经完全清醒了,白炽灯下的眼睛里有一道灼灼的光。如同长久以来摸不到的屏障中忽然迎开的一道门。

他轻轻眨了眨眼睛,把手里的被子放下,母亲不知何时端过来的水被这细微的震动晃了晃,露出涟漪。

所有的端倪都在洗净之后浮上表面。

喻文州说:“少天既然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

他抬起手,打断他欲起身的动作。

“我不希望你来并不需要寻找其它借口。”

“我不希望你来只有一个原因——因为我喜欢你。”

他说完这句话,像山崖上那颗松动的石头终于坠落,海浪无声退潮,光与影合为实体。

黄少天如同被按了五秒暂停,屈肘半撑着身体,面上无悲无喜。

tbc

评论(47)
热度(1233)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