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19

前文链接: 我是一章预热 

对了上章忘了说,最开始设定监狱长是老冯来着,结果后续展开发现不适合就放弃了,有空我再去修改……

昨晚困得失去神志写得,勉强修一遍【ry

不能迅速标记了,有点难过,但起码可以先熬点肉汤喝,啊,想吃少天.gif

=======================================

骚动约在下午5点钟发生。

喻文州记得自己刚看过表,上午和张益玮的约谈收获了不少消息,他一边伏案写着,一边用手指轻轻敲打桌面——门口的摄像头可以清楚地拍到他的动作。第十局入局培训里有这么一项——如何在封闭和监控环境下传递消息?答案是有效利用敌人的摄像头。黄少天这么做过,喻文州现在也这么做着。

十局有十局的密码本,每年一换,长期卧底的外勤会出现密码滞后的情况,而接头人则有义务记住对方的版本。黄少天那次特地使用了三年前的版,喻文州只是看了他的手势便知道了。以前入职培训的时候叶修也这么夸过他:“全局脑子转速能赶上我的,除了你几乎没别人了。”

喻文州指尖敲着,门外突然像点燃火把一样燃起沸腾的吵杂。医务室是整座监狱最安静的地方,哪怕是晚间自由活动时间里发生打架,也很少有能穿透围墙到他耳朵里。他放下笔,正打算出门看看情况,墙上的警笛兀地响起。

监狱守则里鸣笛属于三级戒备,喻文州立刻站起来往外走,回廊尽头奔跑过几名警察,喻文州跟着他们跑进牢区,楼上的警报灯一闪一闪,所有牢间门全部打开。警察们吹着哨汇聚到底层,喻文州冲到楼梯口,从栏杆处向下望——底层人头涌动,无数Alpha犯人被狱警们推搡着往楼内走。

“回你们的房间!听到没有!回你们的房间!”

混乱之中有人大声喊,但又被更大的吵杂怒骂淹没。即便是能力受掣的Alpha,性别天赋也要比Beta强壮许多,装备齐全的警官们没有能占到上风,两边混乱地打成一团。

“发生什么了?”喻文州拉住一位路过加入战场的狱警,“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为什么把他们都赶回来?”

“我也不清楚。”小警察擦了把汗,“只听说工地出了点状况,犯人们必须回牢房,但是今天不记工分会影响月末结算,他们不乐意,就闹起来了。”

喻文州沉思片刻,转头把目光投向人群——按理说腺体上插着芯片的Alpha们虽然体格不弱,抑制剂的注入和控制芯片削弱对他们能力削减几乎是对半砍的,可现在看起来有不少人战斗力比平时更强、更富有激情和攻击力。

“糟糕!”喻文州想到什么,脸色微变。也就在此刻,外警班的人也赶到了。

肖时钦从另一端的门突进,二话不说先打开了墙上的开关。

白色雾化气迅速在一层大厅弥散——那是信息素抑制喷雾,最直接和强烈的手段,Alpha们讨厌的味道,因为会直接中和化解信息素,对身体会产生一定损害。有几个不幸站在墙边被直击面部的犯人立刻昏倒在地,下一秒楚云秀带着几个人杀进来,端着枪冲人群开火。

她准头极刁,在这么混乱的场面下也能擦过警员们的制服打中目标——都是一些昏迷和僵化弹,被击中的Alpha迅速失去战斗力。配合她开枪的节奏,肖时钦调节着喷雾的面积和角度,把人不着痕迹地赶到外警班的枪口范围内。

“听着!”楚云秀一枪放倒一个人,声音透过楼层广播传出来,“你们还有最后的机会,自己走回牢房,别像夜店喝醉酒的高中生还要男朋友送,我们可没有温柔和耐心。”

杀鸡儆猴效应在哪儿都管用,一部分人产生动摇,松开反抗的力度。楚云秀端着枪又射了几个冥顽不灵的反抗分子,骚动开始平息。

落日的外警实力果然不容小觑,从外警班冲进来到战斗结束,不过短短3分多钟。喻文州看着楼下灰头土脸排起队伍的Alpha们,内心不禁深深担忧起来。

郑轩加深了他的忧虑,三步两步奔到他面前:“喻医生快快快,就靠你救命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喻文州问。

“还能有谁啊。”郑轩喘着气,指向门外,“黄少呗,在人群中突然发情,信息素爆发,Alpha们疯了,几乎打起来。大家拼命把这群公猩猩往房间里赶呢。”

发情期的Alpha力气和状态与平时更不可同日而语,何况是受到影响又得不到Omega的状况下,那种欲求不满能掀翻张益玮的办公室。

喻文州皱起眉:“他发情期已过,怎么会突然发情。”

“这就是您的专业范围了,”郑轩扯过他的手,“趁现在情况控制住,您赶紧跟我走吧。”

喻文州被他拉着跑了几步:“去哪儿?”

“工厂。”郑轩头也不回,“人被我们关在那儿了。”

 

发情期里散发着信息素的Omega,通俗点形容,像掉进亚马逊河的生肉、滴入蜂群的蜜、废铁场里的万磁王。

很不巧的是,黄少天工作的露天车间在最外层,要移动他得经过其他人集体工作的工厂。只是隔着墙散发的信息素就让一工厂的犯人发情了,警员们根本不敢让他靠近,一旦此人踏入工厂,情况就将完全失控。只好先让所有Alpha先远离信息素影响半径,再进行救治和注射。

外警班一律保持距离,守住甜甜圈底层,喻文州从办公室抄了点药和针剂跟着郑轩跑到后车间。

这是他第一次涉足犯人们的生活区,此时安静得只有阳光路过,黄少天在另一道门外,有警员在大门上喷了信息素隔离的抑制喷剂,喻文州推开门,另一边远远守卫的Alpha特警马上带起隔离面罩。

沙漠傍晚阳光没有温度,只是浅铺在砂砾之上,随着时间的角度慢慢变冷。喻文州走进车间,钢铁与碎石都泡在模糊不清的阴影里。脚边踢到个凸起的地锁,锁链滚动发出沉闷的声响。

“黄少天。”喻文州叫了一声,却无人回应。

他沿着着地上的铁链,慢慢向前摸索,大约有两、三米的距离,碰到了黄少天。

黄少天的胳膊还锁在铁链上,身体佝偻背对着喻文州。喻文州手盖上他的后背——体温偏高、呼吸急促。也许是昏暗的错觉,喻文州甚至感到手下的肌肤在细密地颤抖。

“少天?”他放低声音呼唤他,“还好吗?”

黄少天依然没有回答。喻文州感受到了他的紧绷,顿了顿,俯下身靠近:“你先忍耐一下。”

他的手掌沿着黄少天的脊背爬到后颈,摸索到他的腺体。镶嵌在上面的贴片已经热得发烫。喻文州用牙咬开针剂的盖,贴着腺体把抑制剂缓缓推进腺体。

黄少天身体终于放松了点,他反手抓住喻文州:“听我说,我……”

“先别说话。”喻文州揉着他身后的腺体,“非发情期被强制诱发,未标记的Omega的不适度会增加一倍,信息素紊乱难以控制。我只是做了紧急措施,在下一波到来之前把你带回去。站得起来吗?”

黄少天撑着他的手爬起来,没走两步就往下跪。喻文州眼疾手快扶住他:“不行就别勉强了。”

他也不再多话,单手抄过黄少天膝弯,稳稳把他捞进怀里。

 

郑轩给他们开门的时候,低声卧槽了一句。

也难怪他第一次看见黄少天待在一个人的怀里,闭着眼乖巧得简直不像他认识和头疼的那一位。

喻文州脚步不停,迅速从中廊穿到主楼。楚云秀守在那儿,看见他们过来拉下口罩闻了闻:“啧,还是有味道,不过比刚才好多了。”

她打开门,喻文州点点头从旁穿过。

Alpha们已经被完全控制住了,昏倒的那部分被狱警们拖去了禁闭室,剩余其它人都回到自己的牢房,灯光关闭,明明还未至夜,整座楼却像陷入了沉睡魔咒般静谧。

喻文州循着脚边引导地灯回到医务室,怀里黄少天的身体又开始起伏发热。他走到住院区最里层,叫郑轩帮他打开浴室房门。

Beta们闻不到黄少天身上的味道,郑轩一脸担心地看着喻文州把他放进浴缸:“没事吧?”

“不好说。”喻文州脱下外套,挽起衬衫袖口,“可以拜托你件事吗?”

“您说您说。”

“到门口,把门关上,别让任何人靠近。”

郑轩愣了愣:“浴、浴室门口?”

喻文州摇头:“是医务室的门。”

“哦,好……我能再多嘴问件事吗?”

喻文州关上浴室门,和他一起走到外间,拉开柜子寻找抑制剂和药物,“想问为什么?”

“呃……”

他拿着几瓶药,对郑轩晃了晃:“Alpha们伤情应该都不太严重,你拿着我的急救箱去找李轩,统计一下伤员,能处理的紧急处理一下,处理不了的让他们先疼着。我现在需要优先处理最紧急的状况,一个小时后,我去找你。”

tbc

评论(79)
热度(206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