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22

前情提要:还没有标记呢!


22

任务准备后期,叶修有次兴致勃勃地问过喻文州:“你猜为什么我那么曲折地把少天弄进去,又更曲折地让你做狱医?”

喻文州低头看着资料,头也不抬:“我打不过他。”

“啧,我是那么肤浅的领导吗?”

喻文州抬起头,微微笑着:“不然你想让我回答什么?黄少天机动性更高,擅长抓蛛丝马迹的罅隙,但我大局观更好,在独立行动的环境下也能控制住大局走向?”

“没意思。”叶修摇摇手指头,“幸好你打不过我,不然我这个局长位子换你坐。”

喻文州笑而不语。

叶修调整了坐姿:“其实吧,还有个最大原因你没参透。”

“哦?”

“老冯跟我抢人呢。”叶修抽出烟,似笑非笑地说,“他想把你调去总局,我先下手为强把你的档案里塞了这个case,按照优先级他就动不了你,这叫机智。”

喻文州对于叶修话里的真实性保留,但他认同了叶修的部分观点——黄少天是这一场缜密计划里的一个爆破点,而他更清楚在什么样的时间点把他埋下。

他打开医务室的门,郑轩提着药箱一路小跑过来:“怎么样了?”

“警报解除。”喻文州接过药箱换班,“我来吧,你去看着他。”

甜甜圈内部警戒还没有解除,所有内警班的警察们十人一组均匀分布每层,外警班在底层中央环列,楚云秀和李轩站在最中央。楼外的景色虽然看不到但喻文州多少能做猜想——由另一队外警围守,肖时钦和吴羽策坐镇。

和黄少天策划的诱导行动收获了丰厚的双倍回报。深海暴露了这座监狱里的权利脉络,他和坦克的不对付才是水面上翻滚的假象,遮盖住暴风雨核心里的控制中枢;同时也暴露了落日的紧急系统程序。

喻文州不动声色地穿过走廊。最高级别Alpha防御监狱名头实至名归,从黄少天信息素暴走到所有犯人回到牢房被严密看守,整个过程不到半天,不同程度暴乱的犯人得到不同程度的处置,后续防御工事也没有半分懈怠,经管警报解除,狱警们仍然以紧急态势驻守核心,在狱长最终确认事态控制权之前不会离开。

喻文州走进牢房区,每间房门除了外侧的金属牢门闭锁之外,内层的透明强化玻璃门也关上了。这个东西李轩在入职当天讲解过,是为了在房间里喷射信息素抑制剂特设的安全措施。仔细看房间里的犯人们都有些丧气低沉地在床位或躺或坐,虽然比不上刚才紧急闸门里喷出的药效强劲,总归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东西,也可以说是狱方雷厉风行后对于今日暴乱的小小惩戒。

低警衔的警官端枪面对牢门守备,警街级别高的警官则在游视,一层两名,交叉循环。喻文州走到三层另一头,正好碰到其中一位。

“喻医生。”和他打招呼的这位警官姓陈,“怎么样了?”

“控制住了。”喻文州点点头,“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

“应该不用。”陈警官看了看牢房,“都是小伤,老赵说让他们吃点苦头,不是血多得往下走吗?那就放放。”

他口中的老赵是这层巡逻的另一位警官,在他们说话间已经慢慢走过来,看了看喻文州:“黄少天怎么回事?”

“被强制发情。”喻文州说,“我给他注射了强效的抑制剂,现在身体状态已经恢复,在医务室,郑警官看守。”

赵警官冷哼了一句:“麻烦。”

陈警官笑着拍拍他:“唉,没办法嘛。”

他对喻文州挤挤眼:“估计是心疼徒弟了,郑轩可是他进来一手带起来的,本来管理一个区域,现在差不多倒霉地快成黄少天的半个保镖跟班了。”

喻文州笑笑表示理解:“郑警官很负责,我出来检查一下犯人的状况,一会儿把他换出来。”

“让他先看着吧。”赵警官看着楼下,喻文州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李轩在底层对他们招手示意着什么。

“报告。”楼梯口跑上来一位小狱警,“警督会议,中级区域以上负责人参加,其它人原地待命,会议后解除紧急态势。”

 

“首先我要感谢大家这次紧急处理,非常优秀、及时地控制住了局面,无愧于落日警备的美誉。”张益玮双手撑在桌前,警督服依然整齐地穿戴在身上,只是脸色不佳,“最终没有引发更大的恶劣影响。是其它监狱守备值得学习的一次实战,我以有你们这些出色的部下为傲。”

他带头鼓掌,几下之后才有零星的回应,七零八落的掌声尴尬地在食堂空间里回响着。

落日很少有需要开会的时候,张益玮更喜好一对一的面谈,而且在这个常年需要一半左右的警力驻守执勤的地方,集体会似乎也很难成型。所以监狱建造之初根本没有将会议室设立在内,除去警督办公室的小型会客室之外,只有员工食堂适合讲话了。

“我们的监狱长是个讲场面的人嘛。”李轩小声靠在喻文州耳边说,为了这次紧急会议还特地让人把餐桌拼成椭圆形会议长桌,内外警班的中级警官们按警衔分别落座,喻文州本来坐在最末端,是李轩把他的椅子拉到自己旁边,反而成了距离张益玮最近的一个。

“他等会儿肯定要你说话。”李轩对他眨眨眼,“这里方便。”

果不其然在内外警备班长汇报结束后,张益玮矛头转向了喻文州:“喻医生,麻烦您从医学角度来讲讲人犯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引发这么大的事件?”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喻文州站起来:“好的。”

“这次事件情况本质来说并不复杂,少……人犯在刚度过发情期,信息素还未趋于绝对稳定的状态下,被外界因素诱导发情,在信息素未隔绝的情况下导致附近所有未标记的Alpha被影响和煽动,产生暴乱。我想之所以会演变成一次事故原因在于Alpha监狱的环境和目前黄少天独一性别不同的特殊状况。幸好监狱预备了抑制措施,所以可以得到及时处理和控制。”

“你的意思是。”张益玮叹了口气,“黄少天作为Omega,在一个极端的Alpha环境里形同不定时的信息素炸弹?”

“我的意思是,监狱可以有更具针对性的措施来管理特殊情况。”喻文州回答。

“特殊情况?”张益玮摇摇头,“特殊情况本来就不应该在这里出现,落日是Alpha监狱,从设立之初就万全考虑进各种紧急情况,但唯独没有考量的是会有Omega在这里出现。这件事我向市局提过很多次,但都没有得到过回复。”

他手指敲着塑料桌板:“黄少天的确是Omega里的例外,但例外就代表了风险,尤其是犯罪分子。你们也看到了,这个微小而独立的意外造成的麻烦深远而巨大。哪怕他是个被标记过的Omega——我没有性别歧视的意思,我想政府应该在保护犯人个人权利之前,优先保护公众权利吧。既然要把一个Omega送进Alpha监狱,降低他可能引发的风险不是第一要务吗?”

他这一段话并不适合在公开的会议上提,喻文州看见对面的楚云秀打了个哈欠,肖时钦则不着痕迹地推了推眼镜。一名并不具备适合能力的上任者,很容易在压力情况下暴露短板,喻文州想。

“不过,”张益玮突然话锋一转,“我找人统计了一下从黄少天进入日落后额外产生的警备费用以及特殊事件处理调查,就在刚刚,市局领导打电话过来,我就顺便把今天下午的事件一块上报了。财报结果非常惊人——仅为他准备各类抑制药物和增加措施,都足够在镇上盖一栋别墅了。上面的意见也有动摇,表示会采纳我的意见。”

张益玮环视一圈,说道。

“他们考虑让监狱方以资源浪费和监狱内部二次犯罪为理由,对黄少天进行起诉。诉讼成功后他的罪名会叠加,搞不好会超越这座监狱里的最高刑级,足够再找个地方把他单独关起来了。”

tbc

评论(43)
热度(1770)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