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24

前情提要:睡前童话时间


24

黄少天愣了没一秒,噗地笑了。

喻文州保持着暧昧的动作,一边眉挑起。黄少天笑得有点止不住,侧过头咳嗽两声:“不是我说,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记得就好。”喻文州抬起头,“债总归讨得回来。”

黄少天也学他的样子抬起眉:“那么小气啊?”

喻文州笑笑没再理他。

不一会儿郑轩垂头丧气地走进来:“黄少爷呢?咱回府吧。”

喻文州抬头看他:“怎么了?”

“还能怎么,”黄少天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拷上手铐,躺在床上翘着腿,“老赵骂人了呗,唉我说郑轩,你们刚才开会都说什么了给我转述转述?我不说是受害者起码也算当事人,知情权是每个公民都具备的权利。你们这个狱医估计是从国安局挖来的,保密技术一流,一问三不说,嘴像上了缝合针,没意思。”

“您可拉倒吧。”郑轩无奈地看了黄少天一眼,“连公民都快当不成就别谈权利了。”

黄少天笑得别有深意:“怎么,老张忍不了打算把我送走?”

郑轩看看喻文州:“唉不说不说,我什么都没说。黄少不是我多嘴劝你,您安生几天表现好点,不求减刑起码别再加判,混得比现在还差可得不偿失了。”

“行吧,”黄少天挺身坐起,乖乖让郑轩把两个手铐并在一起,“为了我仅剩这么点‘娱乐时间’。”

这句话落在两个人耳中是不同的两个效果。郑轩叹了口气,喻文州却隐秘地笑了。

黄少天向外走了两步,回过头:“我说医生,刚才的还继续吗?”

“嗯?”喻文州看了他片刻,低下头,“有机会吧。”

“我记住了。”他晃晃手铐,走出医务室。

 

和喻文州合作虽然一开始算不上顺利,但走上正轨却意外是件非常愉快的事。

这人脑子灵活,应变力强。虽然看起来不能打,但懂得利用手头的优势发动袭击。

最重要的是能领会他的意思,刚刚不过须臾接触,让黄少天久违地产生了福至心灵一点通的微妙感。

按理说标记过后的A和O,由于信息素交换融合,多多少少会出现这种类似第六感的玩意儿,学术称其为“标记通感”。不过黄少天不知道在没标记、甚至算不得做过的B和O之间居然也能出现近似标记通感的直觉,听说最多契合度高并且有一定信息素接触但未标记的A和O也有可能。

当然也或许是他的错觉——毕竟他也还是未标记的Omega,玄学但凭生物本能,不曾亲身经历过。

离开医务室前,他问喻文州的意思,是否按照原计划执行任务,喻文州回答是顺其应变。基于黄少天本人是个不怎么受约束的特工,也在监狱里呆了半年,喻文州放任式的搭档决策实在很对他的胃口。

甜甜圈在骚动平息后就进入了惩戒集体禁闭,所有牢门关闭、熄灯,强制进入夜晚模式。

熄灯后犯人们的手铐信号灯会亮起,方便狱警们巡逻确认人数。当然也有人借口睡眠不好用口香糖黏住信号灯,脾气好点的狱警会用手电确认,脾气不好的直接用警棍敲打房门强行叫醒。

这些都是半夜溜号的初级手段了,黄少天在进来一周内迅速学会,直接进入高级模式。

高级模式就是利用别的发光信号灯佯装手铐、用石子别住牢门令熄灯后门锁不上、用外接刷新固定地区的芯片代替追踪GPS。

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黄少天躺在床上,从兜里掏出刚从喻文州那儿顺来的创可贴,把自己手腕上那个明明灭灭的小玩意盖住。

他闭着眼假寐了会儿,走廊外传来啪踏的脚步声,停在他的牢门口。

硬物敲击在金属的栏杆发出刺耳的撞击声:“黄少天!我知道你在里面,把你的口香糖拿掉!”

“我已经很久不用那种低级道具了。”黄少天闭着眼睛说,门外是老赵的声音,也许是刚训斥完郑轩,听起来全无耐心而暴躁。

“那是什么?拿过来给我看看吧。”

这句话一出,黄少天的眼睛猛然睁开。

是吴羽策的声音。

吴羽策不会和老赵一起巡视夜班的,虽然警衔不同,年轻狱警们还是对老狱警有多一份尊重,无论是老赵、老李还是陈警官的值夜巡逻普遍很少,而每排到他们,都会与当值警官分管不同楼层。

他慢慢从床上坐起,监狱灯很早就熄了,墙角的地灯只能模糊照亮门外那人的衣角——只有一个人,黄少天确认后微微欠身,目光紧锁着门外。

这是终于来了?

“你想看干嘛不进来自己看。”

“你是在试探我么?”“吴羽策”的声音忽然压低了,这么听倒没有那么像他,吴警官从来没用这种仿佛字与字之间带着粘液的方式说话。

“彼此彼此吧。”黄少天回答,“一直不肯露出真面目的老兄,您也算得上甜甜圈内部都市传说了,我警戒心高点属于正当防卫。”

“你就不好奇我是谁吗?”

“好奇,好奇心害死猫。”黄少天说,“见过您庐山真面目的人是不是全挂了。”

“我也未必会让你看到我,你还需要考验。”

“我还需要烤鸭呢,说得我都饿了,晚饭没吃。”他打了个哈欠,“你决定好了吗,还没想好我再睡会儿。”

“……”外面沉默片刻,“你过来。”

“我不。”黄少天一口回绝,“你当我傻的?”

“我不会害你。”

“你那天对阿梅也是这样说的吗?”

“……至少现在不会。”

“哦,谢谢。”黄少天说,“我们这么扯皮也没用,我看不如你露出真面目让我看看,展示一下诚意,我再考虑要不要过去,至少如果不小心挂了也不亏,你觉得呢?”

外面的人叹了口气:“如果你只对这副皮囊感兴趣,让你看也无妨。”

警用巡视手电的灯光从门外穿透到黄少天脚边,而后慢慢向后退缩,一直爬上那人自己的裤脚。

黄少天的目光随着光,最终落在他的脸上。

他张了张嘴,这次没能说出话,站在外面的居然是坦克的部下、那个叫做老筒的Alpha。

“怎么样,很惊喜?”老筒没有开口,黄少天看见他喉咙抖动,一张黑色的贴片吸附在喉结上,声音也从那里传出。

与其说那是老筒本人,更不如说老筒像个傀儡。

他目光呆滞,直勾勾地盯着黄少天看。明光打在上面,黄少天发觉他右眼的色泽比左眼要深一点。

“你猜的没错,那只是这副身体的窗口之一。”操纵着老筒的那个人——黄少天不知道应该如何称呼他。

关键点喻文州没有预料错,老筒拿着的是警用的手电,他门口右侧有个夜视镜头,也完全没有躲避的意思。控制他的那个人就在狱警当中,或许现在正坐在值班室,看着监控里的自己。

“别吃惊得太早。”那个声音变成李轩的,“还有别的surprise等着你。”

另一个脚步声循着楼梯走上来,站到老筒旁边是阿梅的狱友,刺头。

那个场面到后来黄少天回想都觉得毛骨悚然:他们最后集结了七个人,都是身体强壮的Alpha,有深海的属下也有坦克的人。他们站在黄少天的狱门前、目光呆滞,深色的那只眼睛盯着他目不转睛。仿佛他们是七个毫无生气的机器人,又像是不同形态的梦游症。

只有黄少天清楚那不是机器人也不是梦游症,因为比这七人更齿冷的是,他的金属牢门居然缓缓自动打开,把他完全暴露在这七个Alpha的攻击范围之内。

“ ‘七个小矮人’到齐,Snow White——我唯一的‘公主’殿下,起床的时间到了。”

tbc

--------------------------------------------------------------

邻国那位喻王子,麻烦速骑马赶到,您的“公主”要啃毒苹果啦。

评论(70)
热度(2136)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