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26

前文链接:夫夫同心,其利断金~

26

像蝴蝶翅膀下的一阵风,呼啸席卷了整座监狱。

主控室顶端的警报刺耳拉响——今天注定是个不安分的日子,明灭摇曳的光落在喻文州的指尖,和赵警官阴晴不定的脸上。

“这是干什么?”他扶着旁边的矮桌,像是要汲取某种不知名的力量。

“我看到,”喻文州敲了敲其中一个监视器的屏幕,“有人试图越狱,只是顺手帮个忙。”

“这不是一个医生应尽的本分。”

喻文州笑笑:“这也不是一个警官应尽的本分吧。”

他意有所指,赵警官沉默片刻,解下腰间的警棍。

“年轻人经常产生的错觉你知道是什么吗?”

“洗耳恭听。”

“是总觉得自己在某个时间点占据了上风,而放松警惕。”赵警官看着喻文州,“而老鸟知道,错觉只是一瞬间,没有走到最后,谁都没办法保证自己是胜者。”

他扬起警棍,用力击打在腹部——在他自己的腹部。

那一下确实够狠,喻文州看着赵警官弯下腰,大声咳嗽起来。他皱着眉,叹了口气:“您这是何必?毕竟您并不是……”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撞开大门的声音打断,一个小狱警踉跄着握着把手冲进来。这位明显刚刚睡醒、领带和帽子都歪着、一脸迷茫的年轻人很明显也有话要说,却茫然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嘴张了张,什么话都没能说出口。

值班室的主控室里,本该在医务室值班的喻医生站在面板前,而本该控制面板的赵警官则半跪在地上,表情痛苦不堪。在他们之间掉落的是一根警棍,把手冲着喻文州,像某种不言而喻的暗示。

这就很尴尬了——喻文州在心里默默摇头。

“发、发生什么了?”又一位狱警冲进来,很显然也一时无法判断眼前的形式。

“喻医生,我说过你跑不掉的。”赵警官扶着桌子站起来,“不要继续错下去了。”

“……”喻文州没说话,看他怎么演这一出戏。

赵警官对门口的小狱警招招手:“过来。”

小狱警看看喻文州又看看他,走到赵警官的身边:“赵头?怎、怎么回事啊……”

赵警官扬扬下巴:“看不出来么。”

小狱警没敢出声。

喻文州有所耳闻,赵警官平时冷漠严厉,对自己手下的警察倒还算不错。说的话也有威信。小狱警把他扶到旁边坐下,他缓缓吐了口气,像终于从被击打的伤害中恢复些许精力:“喻医生试图帮罪犯逃脱。”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有点懵,小狱警磕磕巴巴地问:“可是刚才广播是喻医生的声音?”

“声东击西吧。”赵警官说,“你为什么不问一个狱医深夜不在办公室值班,却出现在监控室?”

没有人能回答他这句话,小狱警抬起头,眼中出现了明显的动摇。

“先把他抓起来。”赵警官掏出手铐扔在桌面上,看着监视器画面正中央的黄少天,“等抓住黄少天,就知道事实真相了。”

 

黄少天比喻文州的处境更尴尬。

灯光亮起的瞬间,老筒、刺头几个像从未出现过一般凭空消失了。报警器哔哔作响,很快值班狱警举着枪,从四周入口涌进来。

“站住!别动!”有人大声喊。

“我没动。”黄少天举起双手,“也不反抗。”

一个戴面具的人从人群中穿出,走到黄少天面前,上下打量了一圈:“很厉害嘛,白天发情、晚上越狱。”

“楚警官。”黄少天做了个非常无辜的表情,“冤枉。”

楚云秀掀开面罩:“冤枉?”她看看四周,一边是站满狱警的门口,一边是双手高举的黄少天,翻过手腕把表申到他眼前。

“你是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监狱熄灯后的规矩,还是想说你在梦游。”

“也许二者兼备。”黄少天真诚地眨眼。

楚云秀嗤笑一声,招招手:“把他关起来。”

于是时隔几日,黄少天又再次拜访了禁闭室。

楚云秀临走前透过窗口对他表达了赞扬:“你也算是创造落日新记录了,将来新人面训课会记住你光荣历史,哺育一个又一个Alpha。”

黄少天干巴巴躺在床上回答:“我很荣幸。”

讲道理,他这次是真的无辜。半夜牢房门口出现七个戒灵似的鬼魂,逼着他跑路。跑到一半杀出个警报,被瓮中捉鳖地抓了个现行。

重点是抓他那人还是喻文州,太可气了,早不抓晚不抓,时间掐得那么准在他落地的时候出现。

黄少天翻了个身,闭上眼睛想,也不知道喻文州哪里怎么样了,既然能广播必然是溜进了监控室,估计也发生了点什么才出此下策,也不知道他行不行啊看着挺不能打的万一……啊呸呸呸,我才不担心他呢!

脑袋里叽里咕噜滚过一圈,倒是越发清醒睡不着了。禁闭室的床怎么躺都难受,黄少天又折腾了几分钟,突然听见一个细小的声音。

这里除了他,不应该再有别人。禁闭室都是狭窄的单人间,每间门口都是钢铁铸造的屏蔽门,走廊首尾两名外警班Alpha狱警长期轮岗,再隔两道电门才能离开。

那个声音是他翻身同时响起的,非常细小,要不是禁闭区极安静而黄少天的耳朵格外好根本不可能听到。他屏息等了会,几乎要以为是错觉的时候,又再一次出现了。

一个十分规律的、轻而密的敲击声。黄少天莫名了五秒,猛地从床上一跃而起:“喻文州?!”

他没听错,频率用的是他之前曾经使用过的第十局暗码,敲打的内容则是他的名字。

黄少天沿着墙听了一圈,找到比较强的位置——喻文州竟然就关在他右手侧的隔壁。他想了想,掀开床面,从地下抽出一块床板,拿尖角在喻文州同侧墙上也用同样密码敲回他的名字。

——喻文州?

——是我,少天怎么样,还好吗?

——你觉得我在这个地方能好吗?不过我说你怎么回事啊怎么也被捞回来不是你发的消息让大家来抓我么至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监控室怎么了?

他咚咚咚敲了一大堆,喻文州等了片刻才回复。

——我没事,去监控室里揭发赵警官,被他反陷害了,他们发现你跳到一层用的缓冲垫是医务室的床被,牢房里也搜出医用针剂,就把我送过来暂时关押,等明天监狱长上班处理。

——哎哟,这叫什么?算计不成倒打一耙?

——算将计就计吧,我也没想过能够瞒天过海,只是当时我必须阻止“他”带走你,太危险了,你不应该跟去。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他们所谓的“地下王国”长什么样,你可没看见那个架势,好几个人来迎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藏了魔戒在口袋里。

——哦?都有谁?

黄少天把当时的情况复述了一遍:你说,他们会不会猜到我们是同伙了?

——确切地说,他们应该在此之前多少已有察觉,深海就是试探你的一个道具。

——真忍得住气。那接下来怎么办?

——我有一个不成熟的小建议。

——什么?

——你喜欢越狱这个题材的电影吗?

这次轮到黄少天愣了,黑暗是绵密不透风的,但他却像被什么点亮,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狭窄空间中切开了污浊的空气。

黄少天丢开木板,手指贴在冰冷的墙壁之上,轻击几下。

不能更喜欢了。

tbc

======================

门外值班狱警:道理我都懂,为什么都把他们分开关押了还能虐狗?

评论(78)
热度(206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