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27

前文链接:组队副本刷起

简单统一回答一下前文疑问:

禁闭室不是隔音吗?

是的,但隔音效果是有极限的,狱警们也要监控内部情况避免出事,所以基本上是隔绝外界声音,但是要搞大点的动静还是听得到。

不是有监控吗?本章已经解释0v0。

为什么不查指纹避免栽赃?

朋友们,这里是与世隔绝的监狱,没有设备。要送指纹到警局鉴别课,也是需要时间的。

以上,感谢大家认真看文^^。

===================================

27

XX年8月17日凌晨3点45分,是落日监狱未来最为刻骨铭心的一个时间点。

这一天发生了很多应接不暇的时间,但都没有这个时刻令人记忆犹新,甚至于大部分的人认为,此前发生的所有意外,都是为了铺垫这最后的高潮。

它在喻文州的结案报告里举重若轻,这位后来以最年轻的资历身份升职第十局第一把副手的谋略大师没有太过向别人解释他计划里的所有细节。他的搭档广为谣传的民间版本里把过程吹得神乎其神,环环相扣、津津有味——在他本人的版本里并没有归纳。喻文州理智地把计划与巧合清理干净,留下的是不知真假的closed file。

这个时间的起点是禁闭室巡逻守卫孙亮。

孙亮任职外警班,归楚云秀直属,同绝大多数Alpha一样,他在适龄觉醒,顺理成章地进入警校,成绩不好不坏地顺利毕业,并且实习分配到落日。实习期满后直接转正,留了下来,到今天为止已经是第二个年头。

他对于自己狱警的工作没有太多的不满,楚云秀和肖时钦都是不错的领导,在这里除了交通不便娱乐稀少外,每月值班和调休、报酬在同级警官里也偏高,他有在市区买房的计划,而落日恰好适合攒钱。

孙亮最开始察觉到问题在他第二次往返巡逻的过程中。他和另一位同伴三点接的班,每人每隔十五分钟巡逻一次。禁闭室里只有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Omega和Beta,关在靠西边尽头的两间,和出口保持了应有的距离。

他当时刚好从走廊的这头走到另一头,在路过喻文州房间时突然听见一声闷响,像某种巨大的物体拍到门上,考虑到隔音处理的效果,这一下估计蛮重的。

喻文州的好人缘在外警班也畅通无阻,孙亮托他在镇上买过东西,只是随口说说的,喻文州某次休假回来居然真的带给他。孙亮偶尔想起来,都能切身体会到其它同事形容喻文州仔细妥帖的为人处世,他也知道外警班有几个年轻的Alpha小伙不顾职业和性别想要追求他。

当天晚上的骚动孙亮因为调班没有直接见到现场,听说喻文州可能是嫌疑犯从犯也很吃惊。但意外突然,没有条件去仔细推理,只有等第二天张警督上班处理,在此期间喻文州暂时隔离关闭在禁闭室,也是为了和其它Alpha犯人区分开,毕竟落日最不缺的就是单间。

总之,孙亮多多少少有些关心喻文州的状况,示意伙伴警戒后,小心翼翼地靠近喻文州的狱门,把视窗小小打开一条缝:“喻医生?您没事吧?”

到目前这里的程序都是正确的。

问题出在孙亮这句话没有问到喻文州的回答,而是换来黄少天狱房同样的一声巨响。

这下是真的响,在走廊对面还没过来的同伴脚步一顿,紧张地端起了枪,冲了过来。

根据事后孙亮回忆的记录,他们第一步就错在这里。

同伴冲到他旁边——也就是恰好喻文州的门前,由于事件突发,刚好没来得及关上视窗,但他们的注意力都被黄少天的牢门吸引着,孙亮示意同伴做好警戒,而他在反复呼叫黄少天名字得不到回答时同样打开了黄少天的视窗。

禁闭室内一片黑暗,那是当然的,这里是专门惩戒不听话犯人的地方,除了冷冰冰的四壁和床,什么都没有。

孙亮打开警帽前的灯。他们是外警班,常用制服都是特警那款,每个口袋里都放置了武器,重得像铠甲。

白色的光从狭窄的缝隙扫进去,没有看到黄少天的踪影,他带上防护目镜,打算凑近一点寻找。

就是此刻,他凑近了狱门,突然闻到一股极浓的香气。孙亮已经无法说出那股香气的种类,但他很清晰地记着自己闻到瞬间的感觉:头脑充血、神经兴奋、下/ 身迅速/ 硬/ 挺,如同饥饿的兽类在旷野看到远方的生肉。

他记得自己下意识的动作是丢掉手里的枪,掏出钥匙打开狱门。他恍惚察觉有人拉住他,这让他极端暴躁,反手把对方推开了。

孙亮记忆里最后的理智是余光看到旁边的同伴捂着脖子倒下,但他那时已经无法做出任何判断。黑暗的牢门缓缓打开,他看到一双赤裸的脚,紧接着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黄少天肘击在孙亮后颈,接住对方的身体拖进自己的禁闭室,然后走到喻文州门口,蹲下查看另一个倒霉鬼的身体。

“空气麻醉枪。”喻文州在门后说,“张新杰的发明,直接利用空气压力把麻醉药扎进皮肤,不留痕迹。”

黄少天扒开他侧颈,看到了极细小的一个红点,吹了吹口哨:“科技改变世界。”

禁闭室的守卫通常拿着不同的牢门钥匙,黄少天从他身上摸出喻文州的那把,三下五除二把他的也打开:“我还有件事不太清楚。”

“什么?”喻文州走出来,和他一起把另一位警官也搬进了禁闭室,关上门。黄少天把两把钥匙交换后各自扔进对方的视窗。

“门口有监控,房间里也有。按道理说,从你一开始敲墙他们就应当提高警惕了,怎么都跟瞎了似的?”

“因为他们确实没看见。”喻文州摘下眼镜擦了擦,又重新戴上。刚才的空气麻醉枪就是从眼镜腿处发射的,一次性产品——王杰希在车上帮他换眼镜时说,要谨慎使用。

落日对每一次进出的人员检查都很严格,唯一的一个疏漏是针对外出返回的人员,只会检查他携带的新行李,而不会太过仔细检查本人的随身物品。喻文州进出都带了同一副眼镜,谁能想到它在路上就被偷梁换柱了呢?

黄少天好奇地问:“没看见?”

喻文州手绕到耳后,不知道按了什么,左眼的镜片突然亮起一片绿色的电路图,仔细看上面的绿色点还有些闪动。

“我去监控室可不仅仅只为救你那么简单。”喻文州说,“我在监控系统里输入了病毒脚本,可以通过镜片上的控制程序屏蔽所有的监控摄像。”

“……”黄少天咋舌,“这么厉害的东西早不拿出来,让我带进来也好啊。”

喻文州笑了笑,他知道黄少天在讲笑话,所有进入落日的犯人随身物品都是重新分配的,即便黄少天带眼镜,狱房也会测定他视力后重新定制镜片,不会让他侥幸带进任何东西。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可以四处随便走了?”黄少天摩拳擦掌。

“不要忘了还是有守卫巡逻的。”喻文州提醒他,“小心为上。”

“放心吧,我在这里好歹也住了半年时间,守卫什么时候巡逻几点走到哪个方位排班表我都背得滚瓜烂熟。”黄少天打开走廊的门,冲监控比了个中指,“卧底工作准备充足。”

“多亏了你。”喻文州说。

他很清楚叶修把一个优秀的特警投放到一个封闭的环境半年也不联络的计划出于什么目的。落日确实是个易守难攻的独立绝缘体,但并不是毫无瑕疵。比起简单粗暴的制裁处理,叶修更需要的是把这条线连根拔起,斩草除根。

而黄少天就像那个投入水池的催化剂。表面风平浪静,收尾时却发现已经站在他的网中央。

他甚至为此做了巨大的牺牲,喻文州盯着他颈后的金属片,四周的皮肤浮着一层细密的汗珠。

强制催动信息素反控制Alpha的Omega,全世界除了黄少天也许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办到了。但喻文州依旧深知这个方法给他带来身体上的负担。

他的手盖上去,黄少天惊讶地转头,喻文州却没有松开他,反而低下头,在他生殖腺控制片上轻吻了一下。

“感觉好点了吗?”他问黄少天。

“感觉好极了。”黄少天鬓角还留有湿润的痕迹,但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我们现在去哪儿?”

“去你被抓到的地方。”喻文州说,“读档重来。”

tbc

评论(70)
热度(1941)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