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ABO】陷落 42

前文提要:我不驴人,的确上了车。

打一个加速卡,努力不卡车~

=============================

42

大风席卷了沙漠的后半夜。

那不是城市普通意义上的大风,而是裹带着砂粒、快如刀尖一般的、具有杀伤力的风沙。轰隆隆地从远处碾过来。

出勤狱警们戴上了护目镜和口罩,互相整理着领口和袖口,以免风沙吹进身体。楚云秀随意地把护罩从脖子拉到鼻梁。李轩帮吴羽策收紧了领口,从车后座扯了一个头罩式呼吸过滤器,丢了过去。

逆风的强度比预料得更大些,楚云秀后退一步指尖才堪堪勾住挂绳。郑轩全副武装地从另一边走过来,打了个手势,在风中喊:“现在怎么办?”

风沙吹不灭依然熊熊燃烧的厂房,火势倾倒般地扭向一边,甚至燎到了四周的护栏——要不是荒漠里实在没什么可以借给它烧的,恐怕能一路蹿到监狱。蒸腾的热风被推到车边,就着火光能看见所有人几乎都已经汗透了。

楚云秀在呼吸罩里啧了一声:“这么短的时间,能跑到哪儿去?”

郑轩擦了一把汗:“如果我是黄少天……想要躲避追查,应该会找一个更熟悉的掩体。”

“排除掉这里——假设他们已经成功逃脱,这么大的风沙,不可能在荒郊野外躲一夜。”吴羽策说。

李轩看着他:“你是说,监狱?”

“我们是从路面追过来的。”郑轩问,“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这个问题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片刻。

是啊,在监狱里的时候,黄少天时间不足、一个人能力有限,他是怎么建立和电厂之间的秘密通道,而它又在哪儿?

即使不知道陈、赵警官和这次案件之间联系的人,也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李轩前所未有地严肃起来:“一会儿我去打个电话,先让內警针对监狱每片区域来一次彻底的盘查,云秀你们外警班——如果还有人手,在监狱周边搜寻一下。”

楚云秀点点头:“至于这里,我们还是得守住,一会儿风起来,所有人上车,绕着电厂周边巡逻,但凡有他们没逃离的可能性,我们都不能离开现场。”

 

黄少天和喻文州已经离开了。

李轩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的时候,他们踩着火光投下的阴影,绕开了大部队,潜入沙漠。

方才还是月光悬垂的荒野,转眼漆黑得不见一丝天光——风带来了云,沙雾在他们跑到一半的时候注入空气,黄少天闷头咳嗽了几声,脚下却没有停顿片刻。

喻文州的方向感简直登峰造极——一般人进入沙漠别说东南西北,大约连距离感都要模糊出错觉来。喻文州却记住了电厂的形状,和监狱的直线夹角算出了临时驻地的大概方向。

但无论怎么说,那都不能算是一段辨知方向就能轻松到达的近距离。风石和砂砾很快追上,击打着他们的后背。喻文州手放在黄少天腺体附近,轻轻压着他的头避免更多的飞沙走石误伤。

将近二十几分钟的顶风前行,他们总算在模糊的黑暗中看到了那丛轮廓虚弱的树影。

那是一团交横生长的沙棘树,细长的枝和叶,坚硬又柔软地在小沙丘顶团据出一片隐秘的空间。风沙穿过的威力都被削弱了,喻文州弯腰用力掀起一大片干枝,露出藏在里面的越野车。

也不知道王杰希是怎么把车开到这么靠里又不被发现的。黄少天从后轮胎摸出车钥匙,打开门,喻文州把他推进后座,跟着低头钻进来,门砰地合上,世界一下子安静了。

他们各自靠在座椅上靠了片刻,呼呼风声已经离他们远去,只有两人此起彼伏的喘息,黄少天长长舒了口气,又被嗓子里的砂子呛住,咳了起来。喻文州拉下遮光板,把钥匙从他手里接过来,拧开电源和顶灯。

车门储物槽里还放了矿泉水——喻文州递了一瓶给他:“漱漱口。”

黄少天艰难地喝了一口,随后发现没得地方吐,打开车窗风沙又要进来,无比纠结。喻文州又不知道哪儿捡来一个袋子:“给你。”

黄少天连漱三遍口才活过来:“没道理啊,老王这人怎么想的那么周全?”

“我下单的。”喻文州打开后座中间的靠背,从后备箱里抽出一盒应急药箱,拿矿泉水打湿了纱布,“他的确嫌麻烦,不过我很庆幸……过来。”

他握着黄少天的肩,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后者乖乖趴在膝盖上,闭上眼睛。

颈后的伤口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这种程度的疼痛对于黄少天而言算不上什么了,但位置微妙——喻文州查看了一下,神情并没有放松。

那一下刚刚好擦过原本卡在腺体上的金属片上——基于人道主义政策,监狱里类似的信息素控制片已经改良许多,全部由极细的软针扎入固定,不易拆除,但真的摘掉后也没什么痕迹。子弹幸运地几乎擦着金属片打过去,留下了一道焦黑的烧痕。而糟糕的是控制片被打歪了两寸,强行扯动导致流了一些血,针扎得更深了。

无论是控制片上被破坏的金属内芯,还是已经脱离腺体的针口都表明——这玩意完全没用了。

喻文州这里没有专业的医疗器械——也许没被打中的话,他还能想办法帮黄少天把控制片毫发无伤地取出来,他也不是医生,唯一能做的,就是拿水仔仔细细把那片皮肤擦干净,喷上消毒止血的药水,用纱布轻轻盖住。

黄少天趴在他膝盖上已经睡了一觉。惊醒时喻文州正收拾药箱。他揉了揉眼睛爬起来——昏黄的顶光照了喻文州一头一脸的灰——似乎在黄少天记忆里自从和这个人相遇,哪怕是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也没见他这么狼狈凌乱过。向来他自己也应该差不多,于是抬手拍拍脑袋,扑簌簌地飞了满车的灰。

喻文州被他弄得呛了好几声,拉住黄少天的手,把纱布递给他:“忍不了就擦擦脸吧。”

他自己的手插进黄少天的发间,轻轻地把发丝里的沙石梳下来。

黄少天被他摸得后头皮发麻,简单擦了擦脸,干脆也有样学样地也帮着喻文州抖落起来。

弄了一会儿,他噗地忍不住开始笑。

“?”

“没有,就是……哎。”黄少天笑得眼亮晶晶,“咱俩特别像那个动物世界里互相摘虱子的大猩猩你不觉得吗。”

喻文州侧过头,睫毛在他掌心里轻扫了一下:“上哪里找长得这么好看的大猩猩。”

黄少天觉得整条胳膊都麻了,内心偷偷靠了一声:“太不要脸了啊喻文州同志。”

任务到目前为止,只要等到天亮在叶修到来之前没有被狱方发现,基本就算成功了,黄少天紧绷了整晚的神经松下来:“唉,可以说是我经历过最累的一次任务了。”

主要是麻烦,长近半年的卧底,又对付了一大帮妖魔鬼怪,回想起来居然一点美感没有不说,还都是R级片里的剧情了。

“回去以后打算怎么办?”喻文州问他。

“先把我这半年加班攒出来的假期修了,然后。”黄少天眨眨眼,有些困顿的样子,“然后……”

他的意识混沌,模糊间感觉喻文州俯过来亲吻了他的眼皮。

“休息会吧。”

 

黄少天蓦地惊醒,车顶灯已经关了,四周依然是漆黑一片。他心跳得很快,呼吸急促,抬手在空气里抓了两把,喻文州从前座把手伸过来:“怎么了?”

“没事……”他定了定神,“我睡了多久?”

“二十分钟。”喻文州说。

胸口一阵一阵烧心般地难受,喉咙干哑得不像话。黄少天头顶着车门缓过劲儿来,刚刚片刻休息就做了个光怪陆离的梦,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隐约有无数的光带缠绕着他飞舞,其中几束缠绕住他的手脚。接着电厂的火燃烧起来,他站在中央,被困在实验床上,火苗燎到后背,他奋力挣脱到一半醒过来。

意识回笼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平躺在车后座上,身上披着不知哪儿来的衣服,摸了摸,好像是喻文州的衬衫。

车外的风还没有停,声响闷闷地擦过鼓膜,不时有细碎的石粒打在车身上。车内倒被衬得无比安静。喻文州只有半只胳膊露黄少天的视野,根据他模糊的判断——是赤裸的。

黄少天咽了咽口水,开口道:“你……”

这一声哑得不像话,几乎是声带干裂开的气音了,他咳了几声,明明没开空调,夜里的沙漠温度那么低,可哪里来的热源,烤得他一直不停地流汗。

“……你热吗?”混沌间黄少天听见自己说了这几个字,接着他很快反应过来,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喻文州半天没动,探过来的那只手还被黄少天攒在掌心。

黄少天觉得自己等了半个世纪那么久,喻文州才回答:“你的控制片失效了。”

“这半年由于发情期一直被药物控制,习惯成自然后,一旦药物停止,反应也会比之前更大一些。刚才深海又试图强行引发你的信息素失控,所以当控制片失去效力,发情期就会立刻到来。”喻文州说,“这是你觉得热的原因之一。”

“至于之二——”他终于转过身,在几乎什么都看不见的空间里露出了身体轮廓,“我在来之前由张新杰配药调整了三个月,将Alpha的信息素调整到最低,即便这样,还要靠抑制剂和持续药物补充。落日里不缺抑制剂,草药制成茶,每天至少喝三杯以上,才能完全隔绝掉信息素的痕迹。当然这并不能骗过检测器——是研发组和医务组配合制作了薄皮手套,在其中血管的位置注入反复过滤调整成为Beta成分的我自己的血液,才蒙混过关。”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剔除掉药物影响。我并不具备那么好的定力——在你面前。”

黄少天感到一阵又一阵的晕眩,热水从车底涌出来,烫得他四肢发热。

喻文州不知什么时候从前座翻过来,带着一股致命诱惑的味道——那令他回想起在电厂被喻文州咬着后颈的攻击力,长期训练的身体产生的亢奋和战斗本能更如同催化剂。他的手贴着喻文州的身体,缠上他的肩膀,头埋进颈窝。Alpha的信息素调动了之前的临时标记,身体里长出无数道丝线,在空气里缠绕,落进喻文州的手里。

tbc

评论(77)
热度(2139)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