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等风来 番外

没想到吧.jpg

==============================

年初放假的时候,黄少天又去了一趟香港。

这次是和喻文州之前约好的,联盟近几年队伍扩张得厉害,赛程也从一开始的稀稀拉拉变得紧凑起来,全明星之前蓝雨连打了四场客场,倒是都赢了,累也是真累。最后一场打完黄少天头朝下扎进被子里,表示打完全明星得好好出门喘口气。

“我以为你比较想回家呆着放松几天。”喻文州从书桌旁抬起头,握着一打战术稿纸,“客场还没跑够?”

黄少天拱了拱,打酒店被子里勉强露出一只眼:“出去玩和打客场能一样吗,而且老闷在家多没意思。”

所谓的没意思,也就是回家看不到喻文州的脸。黄少天狮子座精分的里人格有时也会跳出来冷静剖析他们的关系——他想象过自己和别人交往的场景,却从来没料想到自己也还有这么“粘人”的时候。

都怪喻文州——冷静黄少天在他脑子里说,他们太熟了,以前就好得跟什么似的,一旦建立起特殊感情纽带,黄少天觉得自己旺盛的占有欲被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他们交往后生活和关系似乎变化也没有很大,也许是不巧刚好进入下一赛季,武器和战力升级,喻文州只顾忙着策划和研究新战术,估计已经忘了自己是先告白的那个。

“好啊,少天想去哪里?”喻文州放下乱七八糟的稿纸走到床边,弯腰在黄少天后脑和颈椎之间轻轻揉了两下,冷静黄少天被揉得魂飞魄散,恋爱黄少天抬起头,和他的男朋友在被褥之间接了一个异常黏腻的亲吻。

看看,还是很不一样的。黄少天舔着嘴,满意地思考了一会儿说:“去香港吧。”

“嗯?”喻文州笑着,“这么近?”

“你不懂。”黄少天手脚并用地把他扯上床,“我要去还愿。”

 

他和喻文州动身在全明星周末后周二的上午,俱乐部一半多的人都放假了,花园里静悄悄。嬴政窝在郑轩给它新买的吐司型猫窝上,像一团炼乳巧克力混合酱。

为了防止被人认出,黄少天还特地给自己和喻文州买了一对儿口罩。他带上那个画着红叉的,看了看喻文州吐泡泡的图案,满意地点了点头。

也许是工作日非通勤时间的缘故,火车上的人不多。同节车厢只有前几排坐着和他们同样戴口罩,推着大箱子的男生,看装扮大约是水客。今天天气不错, G市连续第四年入冬失败,白天暖的要命,喻文州只穿了件风衣外套,金色的光一节节打在他的手臂上,像电影里逐帧闪过的定格画面。

黄少天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了一会,问:“你是不是瘦了呀?”

“有吗?”喻文州露出手腕,半年前浅淡的晒痕早已无踪无际,腕表带下肤色统一,黄少天抬起自己的比了比,“差不多了快。”

喻文州笑笑没说话,他比黄少天高一点,青训时期为了这么无聊的小事,黄少天还暗自赌气喝过一个月牛奶,不过硬要说,黄少天才是那个怎么吃都不长肉的类型,喻文州腕骨比他要粗一点,之前的锻炼习惯养出了均匀的肌肉。不过新赛季初期是不可开交,难免地掉了点体重。

黄少天眼尖,又醉翁之意不在酒。喻文州放下胳膊,手叠在黄少天故作自然平摊向上的掌心中,火车呼啸而过,远远带走那些秘而不宣的小动作。

他们在九龙下了车,直接杀去尖沙咀。黄少天卫衣的连兜里揣了长长一条老妈的代购清单,和他们同车的男孩子同路走到柜台前,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喻文州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快搞定了单子上后半完全看不懂的眉笔眼线睫毛膏,坐在旁边的休息椅上好整以暇地放进黄少天的箱子:“你上次是在新世界中心许愿的吗?”

才不是!黄少天瞪了他一眼,拉完卡站起来,买完了买完了,走走我们去喝茶。

商场四层靠近维港边有个露台的茶餐厅,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在海景边坐到中午,去酒店check in寄存行李后,打车到了表姐上班的公司楼下。

老妈除了代购业务,还让黄少天给表姐带点东西捎过去。正值饭点的商业大楼门口涌出一群群西装革履的上班族,黄少天拉紧口罩戒备森严地站在转门边,看见表姐从里面出来才大力挥手。

“嘿,少天。”表姐跑过来,“怎么还叫你亲自跑一趟。”

“顺路顺路。”黄少天把纸袋递给她,“咦气色蛮好嘛,我姐夫是挺照顾人哦。”

“去你的。”表姐笑骂,“走跟我上去坐会儿吧,你姐夫估计还在开会……咦这位是?”

她看向带着巨大蓝色泡泡图案口罩和鸭舌帽没出声的喻文州,黄少天咳嗽:“是我的一个朋友,陪我过来的。”

“那就一起吧。”表姐刷开电梯,“他们的会大概也快开完了。”

表姐在一家大型跨国企业上班,高档写字楼装修精致又利落,推开门就听见忙碌的电话和传真声响。黄少天好奇东张西望——他和喻文州都是没上过班的人,感觉好像走进电视剧集的片场里。

他们去参加国际赛事时也穿过西装——那是开幕式和颁奖礼的场合,喻文州站在队伍前方,代表接过冠军奖杯。黄少天那时就觉得他非常适合西装,但还是很难想象喻文州坐在办公室里和别人谈业务和报表的模样。

他轻轻地拉了拉喻文州的衣袖,小声问:“哎,如果你不打荣耀,将来会做什么?”

喻文州想了想说:“不知道,但我想应该不会是上班族。”

“为什么?”

“因为这里没有你啊。”喻文州眼睛弯起来,“无论人生重启多少次,只要我看到夜雨声烦,就一定会向你走去。”

“……切。”黄少天转过头,幸好今天戴了口罩。

 

他们在表姐那里坐了小半个中午。临走前黄少天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笑眯眯对表姐说:“对了,我这个朋友听说你新婚,就带了个礼物来送你。”

他转头对喻文州挤挤眼:“也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拿出来吧?”

喻文州打开背包,从里面抽出之前早就准备好的签名版:“算不上什么好东西,只是少天之前跟我提起时就觉得要亲自交给你才显得比较有诚意。”

表姐是喻文州的铁粉,就算遮脸住看不清五官,一开口说话就什么都明白了。

“天啊……!!”

喻文州轻轻竖起食指在口罩上比了比,把签名版递过去。

上面写着——祝表姐新婚快乐,落款是他的签名。

表姐抱在怀里,原地转了三圈才想起来带他们下楼。

办公室内人来人往,蓝雨在这边也很有知名度,为了不暴露表弟和偶像,她觉得大概把半辈子的意志力都用掉了。

他们还在电梯里偶遇了刚开完会的表姐夫,一起送喻文州和黄少天到门口。临走前喻文州和他握了握手:“我还是认为蓝雨比微草厉害。”

黄少天把他拉上出租,一路笑到酒店。

“你一定是故意的。”他倒进沙发里,“没想到你还记仇啊喻文州!”

冬休前最后一场比赛蓝雨赢了微草,喻文州笑笑:“不是事实吗?”

很对很对,就是这样了。黄少天讲。

他们睡了个午觉,下午去爬太平山,刚好五六点钟到山顶,冬日的夕阳夹在楼宇之间缓缓倒向海面。

他记得自己上一次在维港的渡轮上看日落,人潮蜂拥,却没有陪他的那一个。

而现在喻文州就站在他的身边,一如往日,窥得见未来。

“你知道吗,”黄少天说,“很奇怪,我一直有一种非常好的预感,没有来由,像是玄学。”

“那不是迷信。”喻文州握紧他的手,“是我们在一起,就一定有好事发生。”

 

END

评论(74)
热度(1845)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