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梦想与现实之光 0~1

0

喻文州坐在电脑前,轻轻敲了敲键盘。

从液晶屏幕里可以看见一片深色的森林,术士索克萨尔站在其中,手中银武“灭神的诅咒”发着幽暗的光,杖顶遥遥指向远方。

他的手指轻轻敲打着键盘边缘,抬手看了看表,然后退出了登陆器,站起身,将荣耀的账号卡放入口袋里,拿起放在一边的蓝雨战队外套。

黄少天靠在门口等着他。

喻文州走过去,和他相视一笑。黄少天抬起右手,两人在半空中轻轻击掌。

“走吧。”

 

1

15岁那年的寒假,喻文州替自己做了一个足以影响终生的巨大决定。

他在一张抬头名为“荣耀联盟——蓝雨战队训练营招募申请表”的填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且将它摆在了双亲的面前。让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那几年正是荣耀游戏发展到一个成熟稳定阶段的关键时期,丰富的游戏性和可挖掘性吸引了不少人的加入,职业平衡做的也不错,赛事化便成为了一个趋势向的发展。彼时游戏竞技项目的专业选手已经不再是什么稀有物种。这一产业经历了相当一段时间的摸爬滚打之后,在无数死在沙滩上的前浪基础上总算是有了质的飞越,逐渐被大众所接受。

但毕竟荣耀的职业联盟才刚刚起步不久,一切都还是未知数。在这个背景下喻文州决定就显得过于潦草了。而且这真的是个出乎意料又严酷的选择,他九年义务教育期还未满,过几个月就要中考了。在这个时候提出要去打职业比赛,几乎等于放弃了正常人意义上的前途和学业。他才15岁,处在一个冲动和中二都会被原谅的年纪,很难让人接受他的初衷是深思熟虑而不是临时起意。

一家三口就此事进行了一次严肃并且深入的家庭会议。

其实喻文州从小到大一直是一个比较让人省心的孩子。他性格安定,学习成绩也不错,待人处事懂礼貌,一直是街坊邻居嘴边儿挂着的“隔壁家的那谁谁”。最难能可贵的是他拥有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很难把握的自控能力,能严格区分和规划学业与娱乐。因为从小就不用太管教,所以喻文州的父母也很少在兴趣爱好的方面约束他。喻文州开始打荣耀的时候,他们还很放心宽容地帮他配了一台新电脑。

但休息时间打游戏,和打游戏偶尔学习就是两码事了。

令人意外的是,喻文州居然还真不是一时冲动犯中二,他是真心诚意地想走一条不同寻常的路,并为此计划周详。他调查了大量的资料、相关论文研究和数据,还附上了他在游戏里竞技场对战的列表,然后把这些摆在了家庭会议的谈判桌上。

喻文州在游戏里的对战胜率和他的学习成绩一样很不错,胜负相差近10倍。败北场次的对手ID都被圈出来做了标注,与之对应的是一份从杂志上剪下来的荣耀职业联盟第一赛季队伍和参赛选手ID的名单,近七成都上了榜。

他非常冷静和有条理地向父母介绍了这些资料,并且认真阐述了一下自己的未来规划。那些想法和规划多多少少带有少不经事的青涩和理想化,很好反驳,拿着教科书照本宣科一二三条都没问题。但很奇怪的,喻文州的父母并没有那么做。

在他阐述着这些东西的时候,他的父亲一直看着他,喻文州感受到了他目光,同样也非常镇定和真诚地看了回去。

后来他的父亲告诉他,当时他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一道非同寻常的光线。

那是年轻人特有的、对于梦想和未来向往的闪亮,充满热情与期望,让喻文州整个人都亮了起来。

那道光也让他临时改变了想法,认真地听取了喻文州的理由,并留了一周的时间认真观察和考量。一周过后,喻文州独自坐上了前往G市的火车。

 

在很久以后的喻文州回头看来,这段分岔路式的选择说到底仍然是中二时期冲动的赌博式选择,把他从一个轨道带上了另一个轨道。但人生总要有这么一两次勇气和冲动去发现和创造世界的可能性,才不辜负那一段灿烂如黄金的时代。这个大概就是所谓的“对的时间做了对的事”。

 

动身去训练营这件事,原本喻文州的父母也想跟着一起去的,被他婉言拒绝了。理由是“既然做出选择,那么就应当从现在开始尽量独立起来”。当然父母的担心也并无道理:蓝雨在G市,从他的家里过去虽然动车往返只要两三个小时,但怎么也是脱离了本地。战队训练营一开始也只是类似夏冬令营的活动组织,而且鉴于荣耀职业联盟刚开始没多久,资金方面肯定不会太宽裕,俱乐部条件也很值得商榷。喻文州最后和家里人达成协议是继续上学到初中毕业,寒暑假和周末可以留在G市,其余时间必须呆在学校或者家里。他通过邮件和蓝雨俱乐部咨询了一下。对方表示如果在寒假结束前的训练考核上通关,俱乐部才会签约,届时根据实际情况可以酌情放人。换句话说就是首先你得先有进入职业联盟的资质。听到这句喻文州的父母才多少放了点心,多了这层考核作保证,他的选择不再是一张前途未卜的单程票,可以在碰到错误的南墙前及时刹车。

说起来,喻文州之所以选择蓝雨,也不是因为队伍风格或是其他什么,而是早期职业战队公开招募训练营只有蓝雨一家。训练营制度在其他的游戏竞技职业圈里也曾出现过,不过都没有发展得很成熟。在荣耀联盟的初期,有长远意识打算建立训练营的队伍也不多,蓝雨算一个,嘉世也算一个,其他几个豪门私底下也各有打算。嘉世的训练营比较慎重,邀请加考核双重选拔,所有的步骤都在游戏里进行,形式上有点像球探找球星。而蓝雨却用了另一种方式——公开招募。

提出这个建议的是蓝雨当时的队长魏琛,他之所以建议俱乐部建立训练营,一方面是广撒网寻找人才,另一方面是为了……赚钱。

是的,蓝雨早期的训练营走的就是速成培训班和夏令营风格,倒是不至于收学费,不过食宿费多少还是意思了一下。一旦通过了战队的考核,这笔钱也会作为奖励返还给选手。

后来因为公开模式的商业运营良好,蓝雨训练营逐渐在业内打出名号,倒成了一份意外的惊喜。

 

喻文州第一次到达G市的时候,也是队长魏琛带人来接的。

训练营的迎新特地定在职业联盟冬休的那个礼拜,早期队伍不多,比赛强度没有后来的大,战队队长们也比较有时间来下下副本抢抢boss张罗寻找可塑之才。蓝雨公开招募的申请表最初是贴在荣耀游戏的论坛上,吸引了不少非本地的年轻人。所以战队特地租了一辆面包车来接人。大家都是同一天前后脚抵达,喻文州出站就看见魏琛带着一帮年轻人们在候车大厅的长椅上霸了一排,声势浩大。那个时候老魏还不是老魏,但已经有了“社会人士”的风采,带着几个年轻小伙就像老大带小弟一样。

喻文州很镇定地走过去报了自己的名字,魏琛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长纸条看了看,点点头:“没错,你是最后一个,我们走吧。”

他亲切地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转身振臂一挥,带着一群小毛头上了车。

 

车上一共坐了六个人,魏琛在路上说昨天十几个本地的已经到了,还有一个未知数。小面包在市区里穿梭,很快到达目的地。喻文州透过车窗看了看,像所有刚起步的小公司一样,蓝雨俱乐部租了一栋老式砖红色的大楼墙壁上爬满了爬山虎,门口花坛上坐着一个小孩,拖着巨大的箱子。

魏琛楞了一下,迅速打开门下了车。

那个小孩看见魏琛,双脚一蹬从花坛上跳下来:“靠,魏老大你终于回来了!冷死我了你们这儿怎么也没个人啊?我等了你一个上午!”

魏琛则是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你小子怎么来了?”

对方也愣了:“唉不是你哭着喊着让我来吗?”

“谁哭着喊着。”魏琛给了他一下,“说话没大没小,慧眼识珠懂不懂?”

吵闹间,大家已经纷纷下了车。

魏琛搂着对方的肩膀:“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刚才说的未知数,也是我们未来重点培养对象……不过你们在第一区多少听说过这个ID吧,就是他夜雨声烦,被他偷过boss黑过装备的干紧趁现在有冤报冤有仇报仇,进了俱乐部门可就不许打架了哈。”

“老大你出卖我啊?”少年震惊了,“有没有王法有没有人性?未成年人保护法呢?我现在开始怀疑我的决策错误了!我要去街口找警察叔叔报案!”

大家面面相窥,尽管魏琛是职业选手早已在电视转播里爆了光,但毕竟是第一次在现实里真人接触,又是年长几岁的前辈,所有人都有点网友初次面基的局促和尴尬。但那个少年不一样,他好像认识魏琛很久了似的,和他肆无忌惮地说笑打闹,矜持的气氛一下子被冲跑了。

那个人就是黄少天。


tbc

评论(6)
热度(1079)
© 风ling摇摆 | Powered by LOFTER